您好、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!
当前位置:二四六天天好彩手机版 > 铜版雕刻 >

夜读抄108 清末沪上的铜版雕印

发布时间:2019-06-07 10:44 来源:未知 编辑:admin

  前些天看到一个网帖,大意是听人一说起十年前,下意识总以为是1997,于是感慨时间过得太快,快得好像是被人偷走了十年。这种跳跃式前进的错觉,或许有人会归因于网络技术的影响,而有的则认为是所谓“中国速度”造成的后果。但以三十年、五十年乃至更长的时间向度来看,其实也没有什么奇怪,更不值得自豪。当代人面对网络的惊讶,难道还能大过晚清民国人面对生、光、化、电、气时的震撼?

  “中国古代的书籍,大都刻成了木板,用手工刷印。自从西洋印刷术输入上海,於是铅印、石印相继盛行,可以大量出版。计算从使用铅印石印来印书的第一天到现在,还不满十年,但大部分人已数典忘祖,不再记忆他开始时期的故事了。”

  印刷术虽然说起来起源于中国,但现代印刷术,也就是所谓的西洋印刷术,却基本都是现代西方科技的产物。直到王选在1980年代研制出第四代激光照排技术之前,中国人在印刷出版技术上几乎都在啃老本和模仿,虽然也能拿出传统的雕版印刷及一点点活字印刷夸耀一下,但那就是好比破落户说“祖上也阔过”,实在是很没意思的一件事。

  现代印刷技术传入中国的最早实物证据,是在广东发现的一张石印传单。这也导致很多人下意识地认为,最早传入上海的近代印刷术也是石印。但据陈乃乾的文章,其实石印与铅印传入上海的时间大致相当,甚至要略晚一些。清同治十一年(1872),英国人美查在上海创设申报馆,又通过买办黄老四在报馆附近设里申昌书局,请赵雨人做经理,专门印行铅印书籍。与此同时,美查又在偷鸡桥转角开设点石斋书局,专印石印书籍和书报。大概是点石斋的效益好,印刷量大,存世的出版物又多,这家书局在近代出版史料中几乎处处可见,而申昌书局却“身死名没”,少有人知了。

  不过,陈乃乾先生的文章中最令我在意的一点,确实提及了另一种印刷书,即铜版。他是如此说得:

  “和铅印石印同时输入上海的另一种新印刷术——铜版,是日本人所经营。乐善堂书药铺、修文书局、福瀛书局三家出版最多。所印的书,都是袖珍小册,字画工整清晰,较铅印更为美观。这种铜版书完全是用手工镌刻而成,和现在通行的照相制板不同。你如果要加以鉴别,只须闭上眼睛,用手轻轻按摩,觉得有字的地方,比空白的地方稍凸出,即是手工刻成的铜板。若是用照相铜版印书,便摸不着丝毫痕迹。现代人用惯了照相铜版,几乎不敢相信这密行小字的书,是费了无数人工在这样坚硬的铜版上镌刻成功的。”

  这真是一段出人意料的记载。在19世纪晚期的上海,日本人居然用铜版雕刻来印书,而且还成功开出了几家书店。这就说明,这种技术在当时的出版印刷业内具有一定的竞争力,能够在一定时期内与铅印、石印并行不废。

  宋相台岳氏的《九经三传沿革例》虽然提到五代后晋天福铜板本,但因为向无旁证,又没有实物,从来都不被学者看重,只以为是表述有疑惑。后来明代发展出来的铜板书,通常也认为是铜活字本的意思。原因无他,缺少实物,而且文人关于技术的记录一向都含含糊糊,不够具体,很难让人相信。

  倒是这种日本人的“新技术”,既然能得到陈乃乾先生的确认,想来是真实无误的。而且,他还提到了通过触感鉴别铜版书与照相铜版的方法,肯定是见过实物,才能有此一说。可惜,如今天壤间不知是否还有此类旧籍遗存,否则倒可以拿来与铜活字本等比对一下,看看区别何在。

  2016年,宁波天一阁替民国藏书家冯孟颛先生办纪念展,所陈列的冯氏旧藏中有一方铜版,雕印了宋刻《新刊名臣碑传琬琰之集》的一叶书影。据称,这是冯氏刊印笺纸所用。揆之时日,冯氏或许正是受了沪上铜版书的启发亦未可知。盖铜版雕刻,此前向来少有听说。当然,这仅是一个大胆的猜想,未足深究。

http://intachange.net/tongbandiaoke/207.html
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
关于我们|联系我们|版权声明|网站地图|
Copyright © 2002-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